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郭广昌45亿豪饮第三杯酒,舍得酒业再次易主,股价跌停天洋不服

2022-10-18 22:07:39 1700

摘要:文|AI财经社 仉泽翔编辑|陈芳一场事先张扬的拍卖仅10分钟便宣告收场。2020年12月31日,舍得酒业第一大股东沱牌舍得集团70%的股权拍卖落锤。根据公告,复星集团旗下上市公司豫园股份以45.3亿元拍下这部分股权。若拍卖成交,上海首富郭广...

文|AI财经社 仉泽翔

编辑|陈芳


一场事先张扬的拍卖仅10分钟便宣告收场。


2020年12月31日,舍得酒业第一大股东沱牌舍得集团70%的股权拍卖落锤。根据公告,复星集团旗下上市公司豫园股份以45.3亿元拍下这部分股权。若拍卖成交,上海首富郭广昌将成为上市公司ST舍得的实际控制人。


五年前,天洋控股拍下这部分股权竞价了200多轮,最终以38.22亿元的高价拿下,没想到五年后只涨18.5%成交。这一成交价水平明显低于市场的预期,与舍得酒业的股价相比还折价不少,因此股权拍卖结束后,舍得酒业上演“天地板”,午盘后跳水直接跌停5%,每股报84.44元,总市值缩水15亿元至287.23亿元。

AI财经社了解到,五年前沱牌舍得集团混改,复星集团曾有希望接盘,但调查完后没能在内部过会,最终不得不放弃,没想到五年后这部分股权还是回到了复星手里。这或许与复兴在金徽酒以及青岛啤酒上尝到了甜头有关,坚定了郭广昌“喝酒”的决心。


消息发布后,复星系股票全面上涨,其中豫园股份直接涨停。


天洋或许不服


虽然沱牌舍得集团股权拍卖已经结束,但变故仍然存在。目前,这70%股权的所有者天洋控股对这次拍卖明显存有异议。


一位接近天洋控股的人士告诉AI财经社,在拍卖结束后,他一直在和天洋控股当家人周政开会。此前,该人士表示,天洋控股一直认为这70%的股权估值过低,并担心当地政府介入修改公司章程。


2020年11月26日,ST舍得曾发布公告称,天洋控股持有的四川沱牌舍得集团有限公司全部股权所对应的表决权和管理权等由射洪市人民政府行使。射洪市人民政府享有表决权和管理权的期限截至天洋控股及其关联公司全额偿还沱牌舍得集团及子公司全部债务之次日或因司法处置导致天洋控股股权丧失之日止。


没过多久,2020年12月16日,这部分股权就被法院委托拍卖公司拍卖。2020年12月23日,天洋控股曾就此致函射洪市人民政府,想解除相关委托。但遭到拒绝,舍得酒业2020年12月30日回复称,天洋控股无权单方面收回委托权。双方交涉未果。


2015年,天洋控股入主沱牌舍得集团,是付出了一定代价的,经过203轮报价,最终以每股23.51元的价格拿下标的,总计耗资38.22亿元,溢价88.08%。为此,钱不够的天洋控股还从银行贷款了23亿元,约定2019年6月还清,但是直到2020年天洋控股还欠银行12.9亿元,为此天洋持有的股权被法院轮番冻结,最终走到今天被易主的地步。


入主沱牌舍得后,天洋控股确定的战略构思是“将舍得打造成为世界一流名酒品牌”,为实现这一目标,在天洋控股的力主下,砍掉了舍得上千种产品,优化产品条线。在2017年让舍得酒业实现营业收入16.38亿元,同比增长12.1%;实现净利润1.44亿元,同比增长79.02%。


然而,随着天洋控股资金链出问题,双方的蜜月期只维持了4年。2019年11月,沱牌舍得集团及其子公司将天洋控股相关人员告上法庭,并申请冻结其所持全部股权,理由是资金往来未能及时归还。

2020年8月20日,ST舍得公告称,经公司自查,截至2020年8月19日,天洋控股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公司全资子公司四川沱牌舍得营销有限公司本金4.4亿元,资金占用利息3486万元,合计4.75亿元。


底牌被掀开,多名天洋控股派驻的舍得“老臣“”也被查处具有违法行为。2020年9月17日晚,ST舍得发布公告称,公司财务负责人李富全因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被射洪公安逮捕。原董事长刘力因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被遂宁市公安局立案,并在该案侦办中发现舍得酒业间接控股股东利用与公司合作对外投资方式占用公司资金,相关犯罪事实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消息,天洋集团已在2020年8月3日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约26.65亿元。同时,周政与妹妹周金,以及妻子戴菲菲均成为被执行人。2020年9月22日,天洋集团又新增三条执行信息,执行标的合计14.27亿元。


受实控人动荡影响,ST舍得业绩一度萎靡。2020年前9月,ST舍得实现营收17.63亿元,同比下降4.34%,主要是受疫情影响销售减少所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1亿元,同比增长2.63%;基本每股收益0.93元。


2020年9月28日,ST舍得召开临时股东会,选举张树平、蒲吉洲、余东、徐超任公司第十届董事会董事;聂诗军、宋之杰、刘守民任公司独立董事;刘强、李健、刘紫越任公司监事。值得一提的是,新任独董刘守民为全国律师协会副会长、四川省律师协会会长,北京大成(成都)律师事务所主任。


复星三次饮酒


如果竞拍成功,ST舍得将是郭广昌旗下又一家酒类上市公司。此前,复星系已先后斥资18.37亿元和66.17亿元成为金徽酒大股东和青岛啤酒第二大股东,加上这次收购舍得花费的45.3亿元,郭广昌的这“三杯酒”价值130.88亿元。


这场酒局给郭广昌的回报同样不小。2020年12月16日,青岛啤酒公告,股东复星集团于2020年12月16日减持公司3100万股H股,持股比例由12.84%降至10.57%。以当日收盘价107.05元计算,这一次,可为郭广昌套现33.18亿元。



自郭广昌入主金徽酒后,金徽酒的股价也开始进入上升通道,最高涨至56.17元,目前,每股仍有40.49元。


虽然基本盘没有舍得酒业那么大,金徽酒也是甘肃本地老牌酒企,前身可追溯至1951年创建的甘肃省徽县酒厂,1960年金徽酒成为全国首批登记注册的白酒商标之一。2016年金徽酒成功在沪市主板上市,成为A股酒类板块其中一员。


虽然没有超级大单品,但百元酒仍为金徽酒贡献半数营收。2020年三季度,金徽酒营收10.45亿元,净利润1.59亿元。


有了此前的成功,才有今天复星对舍得的势在必得。白酒分析师蔡学飞对AI财经社表示,就复星来说,收购舍得酒业对完善消费市场板块有重要价值。对于舍得来说,新资本的进入有利于解决前期历史遗留问题,捋顺政商关系,对于舍得在未来的高端化与全国化都有重要推动意义。同时,考虑到目前酒业板块十分活跃,复星加码酒业板块,对于推动整个复星消费领域,自己深化自身产业布局都是很有发展潜力的。


囊中已有金徽酒,在复星“豪饮”舍得后,不少投资人质疑,豫园股份若同时控制金徽酒和舍得两家白酒上市公司,可能会让复星集团面临同业竞争问题。此前,嘉士伯收购重庆啤酒后的同业竞争问题,足足困扰两家公司7年之久。


对此,蔡学飞表示,舍得在天洋控股时期已经完成产品高端化,并建立起健全的全国销售网络,相比之下,金徽酒仍是一家地方酒企,两者之间的直接竞争不大。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